Global Chinese Working Holiday Makers Forum! 

虎维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更多»
新西兰WHV在线刷签证工具working holiday纪录片新西兰打工旅行Orbit保险 9折优惠
搜索
查看: 1567|回复: 2

六年仍未见正义 新西兰地震中国死难者家属讨说法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2-18 23:16:0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 一键登录: 更多»

x
  中国侨网2月18日电 据新西兰先驱报中文网报道,新西兰基督城大地震已经过去了整整六年,但对失去子女的中国家长来说,“地狱”仍在继续,正义仍未到来。
, ~: ^) S! x* F7 V  调查过程漫长,整整六年都没有看到正义实现,失去孩子的中国家长生活发生毁灭性改变。$ z/ T: u, B8 h% W0 {# m- I! h
3 o, J+ _( h# R5 W' j1 {/ F
2017218133352.jpg 1 n* i; g% W, C$ @% K' |, h
资料图:2011年,新西兰第二大城市克莱斯特彻奇(又译基督城)遭受大地震后,灾区中心被当局封锁,禁止进入。中新社发 黎金良 摄
' G0 |) }' }; b9 A' w7 J
  “我出不去,我的腿被混凝土卡住了。”广州的一个星期二早晨,Lai ZhiPing收到女儿打来的越洋电话。“爸爸,出事了,这里地震了。”女儿说。$ ?; q6 C9 `: b, Y
# S( n( C  r$ f( b. L4 T
  27岁的Lai Chang刚去新西兰七个月,几乎每天都会和家里通话。但这一次她被埋在黑暗的废墟中,身上压着上吨混凝土。“我出不了气。”她说。7 S9 E3 `) d% k3 l  v

; h5 Y6 x& [5 b4 N  Lai ZhiPing急得在自己的小房间不停踱步。女儿从9561公里来打来求助电话,但他什么也做不了。他告诉女儿不要慌,他说一切会好的。2 ^7 Z( @# o- C6 O; g

: l2 ^) s& ^( u5 J  “爸爸,我想我快死了。”女儿在那头哭。然后,电话断了。7 _) H6 Y8 u6 }+ c  O; ~
' m. X' y* B# B
  Han XiLing是南通市一个非常独立的女孩。她读小学时就不让父母接送,她喜欢自己发现市区到各条道路。长大后她成为在上海学习护理的模范生。2010年底她决定到新西兰学英语。她的父母很放心的让她走了。他们并不知道就在女儿出发前几周,基督城才发生过一次地震。Han Xiling说她不担心。基督城语言学校的校长告诉她,新西兰建筑比中国建筑要坚固得多。
. O6 x$ C/ N& [. V8 t/ {2 l9 k  据媒体报道,Tu HuiYun是基督城CTV大楼废墟中第一具被拖出来的尸体。她的父母被告知,这位22岁的女孩被发现离大楼正门只有几米距离。地震时她随身携带的遗物被送回武汉老家。她写满中文和英文翻译的笔记本有轻微烧焦的痕迹,闻起来就像灰烬。
6 V, p/ `5 p5 U& y
3 l# n, G' D, m1 {# A  Lai Chang、Tu HuiYun和Han Xiling,是2011年基督城大地震中死亡的三位中国人。她们的父母,现在成为了“失独”家长——失去独生子女的家长。  @- f, v+ }; e9 y: [1 |
  `) B, `- r" P' X" O
  然而对Lai、Tu和Han的家庭来说,这还不是噩运的全部。2011年2月的基督城大地震,夺走了他们的子女。但地震过去六年后,依然没有任何人对CTV大楼的破坏性倒塌承担责任。哪怕皇家专门调查委员会已经证实,大楼在设计和建造上存在各种缺陷。这栋大楼压死了115人。在这些中国家庭眼里,新西兰是先进、安全的第一世界国家,它拥有一流的卫生设施,建筑规章严谨有效,而且奉行法治精神。所以他们不明白,为什么整整六年都没有看到正义实现。
7 n2 P3 n0 M4 L
% l+ K, u9 v  |3 W6 w/ x  去年底,英文《先驱报》派记者赶赴中国,对事件进行了调查。
" T) {& {% S( e$ \* y  “我们把孩子送到西方国家学习和工作,怎么说没就没了呢?”一位残障父亲哭道。女儿去世后他不得不变卖房产。, r8 t& |* R8 Q2 `* Y
  “像新西兰这样民主和法制的国家,政府不应该承担责任的吗?”一位母亲哭着质问。
1 g8 T% y; B: s4 U6 Q1 X9 ^8 L( b; t( B8 ]4 |
  地震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夏日午后命中基督城。短短几秒钟它呼啸着掀翻城市、推倒大楼、撕开道路,夺去鲜活的生命。六层高的CTV大楼是全市最危险的建筑。它扭曲着在地震中坍塌,瓦砾下甚至燃起了大火。大楼三层是国王教育语言学校,该校的79名员工和学生全部死亡,几乎占了基督城大地震死难者总人数的一半。其中23名学生来自中国,绝大多数都是独生子女。) e& G) v" z  e! C1 M! g+ W; ]

/ ~3 ^) Q0 f- j8 u7 c# m; L1 Z  他们的父母基本不会英语,但为了寻找废墟下的子女,他们第一次坐飞机离开中国,来到新西兰。大楼倒塌几天后,载满中国家庭的公共汽车穿过警戒线,停靠在离现场约20米的地方。9 t: i9 B' b! H0 j& n% m

$ m9 ]. e% W2 ~$ N! h; V. K& v  “我们看到的是一栋塌得支离破碎的建筑,只剩最下面两层还在。”Lai ZhiPing说,“每个人都在痛哭。”在缓过一阵后,Lai ZhiPing注意到,周围其他的建筑物都没有倒塌。- i4 o  |% O* }$ A, a
3 }1 @0 D; i, Q8 g( a
  Han XiLing的母亲Wang Luxia感到愤怒,她觉得自己“有很多很多问题想问”。“为什么?周围建筑基本没有受到地震影响,为什么这个建筑物会塌成这样?”
' x5 `" i, x7 c' I! n
# F' T) E$ L8 D8 e  皇家专门调查委员会在2012年回答了她的问题。来自广州、上海和武汉的三个失独家庭,把委员会的报告反复读了很多次。报告指出大楼存在各种问题,从建筑师不具备资质到基督城市议会不负责的颁发出建筑许可,从设计未满足1986年建筑标准到震后政府官员错误允许公众重新进出该废墟……大楼的建筑经理Gerald Shirtcliff甚至是通过窃取他人身份伪造了工程师学位。过去六年警方一直在考虑是否该就CTV大楼倒塌事件提起刑事诉讼。6 d0 Q" m3 ?3 Q; r: k" q- q- a
4 k1 B) s+ Q3 d3 w; o
  六年的调查被形容为新西兰有史以来最复杂的技术取证,基督城检察机构正在评估调查报告初稿。预计今年警方就将做出决定。但在漫长的调查过程中,这些中国父母的生活已经发生毁灭性的改变……
& f# z3 ~! U  `( l3 p
8 ?% E8 z/ S! K7 B+ V  H4 {. @( c2 u" O
虎维网推崇"积极、乐观、开放、互助"的打工度假精神理念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2-18 23:17:12 | 显示全部楼层
  新西兰政府称以后无需向基督城地震的中国死难者家长支付一分钱,因为他们不属于“被扶养人”。
% C8 |+ |9 @8 j! R7 Q5 Y4 V) c: c- g
2017218133057.jpg $ V: u# H3 U- Y8 f" y* p
新西兰先驱报中文网图

: p  m2 w2 i  g# V/ D  d, [2 O  对这些家长来说,健康恶化是显而易见的。因为忧郁过度,部分家长心脏病发作或是长出脑肿瘤。他们不得不找亲朋好友借钱,有人甚至被迫卖掉陪伴子女出生长大的家。很多人梦里都在哭。夜间醒来时泪水已经打湿了枕头。虽然新西兰警方已经在调查取证,但他们害怕一个不确定的未来。
$ n! V+ C8 [3 @6 U* |9 D  “希望在我死前,可以等到真相出来的那一天。不然我真的死不瞑目。”死难者Tu HuiYun的残障父亲说。5 I. ~  G1 }. C& h9 m, {! r
  `& r3 H: \0 T' ?5 O
  Han Xiling被下葬了两次。第一次是地震后9天,她的部分遗骸被发现并被埋葬在基督城。第二次是一年后,更多遗骸被发现,她的父亲飞回新西兰再次安葬她。验尸官表示Han的死因无法确认,因为“大火和身体碎裂造成的损害”。. w9 [1 U1 L8 T& l  o

6 X$ v! o2 ]: w2 V9 N$ J3 J: T  Lai Chang在CTV大楼的废墟中存活了至少1小时,但因为伤势过重,验尸官依然无法判断死因。她也被下葬了两次。她的腿部被埋在广州,距她父母的公寓大概30分钟车程。其余遗骸在几个月后被发现,下葬在基督城的Avonhead纪念公墓。“本来应该放在一起的,但入土后再揭棺对孩子不好。”她的父亲Lai ZhiPing解释。# M, O1 U+ _( I# l, [$ l
/ H% `# ^3 r' ^3 S
  地震那天只有22岁的Tu HuiYun是完整的从废墟中被找到。验尸官判断Tu的死因是胸部受压和窒息引发的死亡。她被安葬在武汉。4 `0 k) f! @2 J# H+ Q3 h
- S2 I# O, Y4 V
  这三名女孩都是80后。
% W  c# i& i! d6 ~5 Z$ x2 N; s% x- D, `
  Lai Chang在去新西兰之前,和父母合住在广州的老房里,平时就睡厨房上面的阁楼。她在2010年7月结婚,婚后她去了基督城。她正在接受培训,成为牙医。为了医治来自各国的病患者,她希望学好英语,克服语言障碍。Lai ZhiPing说:“为了让她去新西兰,我们付出了很多很多。我们对她寄托了所有的希望。”“可是她永远也不会回来了。”
5 b( m8 y* T" f# `
+ r( y/ b; g( Q5 b9 h1 N( p  在基督城地震之后,这些家长从新西兰政府获得的唯一财政资助是来自ACC(事故赔偿委员会)的5540纽币津贴,以支付他们的子女安葬费用。根据目前法律,他们无权获得ACC的进一步资助,因为他们不被视为是死者的“被扶养人”。在新西兰,被扶养人往往是指配偶或子女而不是父母。根据《官方信息法案》获得的一份ACC备忘录说,“被扶养人”将不适用于以后的可能财务安排,哪怕死者生前可能在经济上支持他们的父母。这意味着根据目前法律,新西兰政府无需再向中国死难者家长支付一分钱。- J/ K9 o, p' B# o0 C& d% |+ w* O
" _( N: @) K. z) Y9 p2 y
  基督城大地震后新西兰红十字会收到了超过1亿纽币的捐款。185个死难者的家属每人获得了2万纽币的抚恤金。但这里的“家属”定义依然是优先配偶和子女。这意味着未婚中国子女的父母可以多获得25,540纽币抚恤金,而已婚子女的父母就只有5540纽币安葬费。
9 M$ u% {9 \6 u- \% v# o7 ^. q
# b8 C+ V1 S1 ~# e! d- }6 z# J  由于新西兰困难重重的签证程序,他们甚至无法来给子女扫墓。
( B0 W4 V/ c8 J0 n: `# Y8 Q9 C' D! |
( A2 n/ V& f, M7 h/ j
  D" ?' h) B6 y( |
虎维网推崇"积极、乐观、开放、互助"的打工度假精神理念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017-2-18 23:18:08 | 显示全部楼层
  新西兰拒绝了失独家长来新西兰扫墓的长期访问签证要求。整整六年了,家长们希望看到的正义依然没有到来。
6 P6 |& x& Y# M+ T
3 m9 I; J0 }$ s. ~$ [7 d/ i
2017218133229.jpg : F9 ?3 W) k2 ?
新西兰先驱报中文网图

; @! ~2 _. b( A7 `  在武汉一座灰暗的混凝土公寓大楼里,四楼的一扇窗户五年来从未关过,无论下雨还是刮风。Tu HuiYun的父亲Tu Bo说,这样可以方便22岁的女儿回家。Tu的卧室依然是她离开时的模样:背后挂着她的手提包,床上摆着红色蝴蝶结的玩具熊,桃红色的墙纸上画着白色猫咪图案,跟桃红色的被套安静的对望。“在我们中国人的观念里,灵魂是真实存在的。我们从心底是相信灵魂有一天会回到走过的地方。”: K0 _3 f( z- V$ k
  但去年12月Tu Bo被迫搬出他的家。女儿去世后卧室的那扇窗户第一次被阖上。Tu Bo患有脊柱畸形的病症,这让身患残障的他无法工作。妻子在得知女儿的死讯后长了脑瘤,最近刚做完一次手术。他们不得不出售房子,以支付住院和医疗费用。
  K: O: X0 F8 B- E+ a. b8 l5 E  N4 e* G" N) `
  虽然通过翻译跟记者对话的过程很痛苦,几度被恸哭打断,但提到女儿的乖巧时Tu会露出笑容。“因为我的残疾,我受到过很多耻笑。”“但她从来都不觉得我是她的笑柄,她总是当着所有人的面挽住我的手。其他孩子取笑她,不懂她为什么要陪一个残疾人,可是她一点也不在意别人怎么说。她就这么挽着我,不管去哪儿,我们手牵着手。”1 S# Y* r/ M. {) }+ L
7 r8 g! P( o* j7 m: l4 e4 Y
  Tu HuiYun到新西兰学习英语是希望能成为一名护士,不但可以给家里挣钱,还可以照顾那些行动不便的老人。“可是现在我们的梦彻底破碎了。”Tu HuiYun在2010年12月来到新西兰。她每天都在基督城打电话给父母,告诉他们自己做了什么去了哪儿。她说新西兰空气清新、阳光灿烂,还有美丽的大海。她说她感受到了在新西兰生活的自由,希望有天父母可以过来和她一起生活。三个月后,她死了。“我们想起女儿的时候都会偷偷的哭,不敢让对方知道。她躲在里面哭,我躲在外面哭。泪水怎么都止不住。”
1 P" ~5 T9 L5 o4 f/ `. D' H' s/ Z) m1 X" p  Y+ c9 P7 H/ f0 F
    几百公里外的上海,一位大学教授也经常从泪水涟涟的梦中惊醒。他想念自己的女儿Han Xiling。Han Xiling是在南通长大的模范生。她和Tu HuiYun在同一天来到新西兰。她的父母得知地震消息时正在工作,他们不断的打电话给女儿,但手机迟迟没有回音。“女儿的死让我天崩地裂,我的心堵得要命。”她的母亲Wang LuXia说。
; Q: s& {8 M& F; `/ P  ]9 v+ D7 b- ^/ n+ ^0 E# M  b
  Han、Chang和Tu的家人,向新西兰政府提交了三项诉求:  y$ }' i' y: {* r/ Z
  一,他们希望并且相信应当得到新西兰政府某种形式的资助。虽然存在文化分歧,但他们在事实上是已故子女的“被扶养人”,西方对这个词的定义存在对中国文化传统的漠视。
+ I4 W' s* r4 W' D4 o1 a  二,他们希望获得开放式的访问签证,允许他们在有生之年可以方便的进入新西兰,给子女扫墓。
4 v2 l1 j! ~2 F) }  三,也是最重要的,得到CTV大楼倒塌事件的正义。2 N* I. i4 p9 V
. v- G3 [  |7 r- j$ t/ h$ Y  \) s% \( L
  “我女儿的一部分被埋葬在基督城机场附近的公墓里。在下葬后我甚至没有办法回去祭拜她。”Lai ZhiPing说。他说新西兰的签证程序太复杂和漫长,希望可以获得新西兰政府的长期入境许可,这样他们才能给孩子扫墓。每年清明节,扫墓和拔除坟墓的杂草是中国的一项传统。几年前去基督城时,Lai ZhiPing用了四天时间打扫原CTV大楼所在的废墟。这给他带来了安慰。中国公民最高可以获得为期三年的入境访问签证,但移民政策没有给予长期或终身签证的先例。
& S! ~  K+ S  W% x* r7 f* }3 V6 Q5 C  `  @  i, G0 Z% I
  谈到CTV大楼倒塌事件,Tu Bo说,“天灾是可以原谅的,但人祸是不能原谅的。”关于这些家庭的主张和意见的邮件已经发给了新西兰总理Bill English,总理的新闻秘书说,邮件已经转给了地震委员会部长Gerry Brownlee。Brownlee办公室表示,移民局和ACC的部长Michael Woodhouse将在近期提供官方答复。* ~# \4 g% ~* A9 f* v* m. e

$ |% q4 o! L4 U+ T0 o  周末Woodhouse向英文《先驱报》提交了一份书面声明,说“政府同情受地震影响的每个人”,但“它不会考虑给中国家庭特别援助”。Woodhouse补充说,政府曾对死难家属来新西兰提供过资助,同时还退还了所有死难学生的学费。但对失独家庭来说,最难以忍受的还是调查进度。4 }# n; X; N' {6 q- R3 S

  i  V; }9 [) Q  “已经过去六年了,新西兰政府一直跟我们说,调查还在进行中。”Tu Bo说:“我们相信你们的法律,相信你们的政府会伸张正义。你们不能把头埋进沙子什么也不做。”(英文《先驱报》授权中文《先驱报》整理报道 Kenny 编译)# Z& V" ^: Z- n/ r/ P% @' C" T
$ w2 L& h* _$ f# f' A
虎维网推崇"积极、乐观、开放、互助"的打工度假精神理念。
*滑块验证: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 一键登录: 更多»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虎维网|WHVer|全球华人打工度假者论坛 ( 鄂ICP备14009016号 )

JS of wanmeiff.com and vcpic.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, respect of, thank you!JS of whvers.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, respect of, thank you!

奥卓科技 鄂公网安备 42011202000667号

GMT+8, 2019-3-23 17:14

Powered by Discuz! X3.1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